當前位置: 主頁 > 國内資訊 >

紅色的傳承,藍圖的起點—it服務外包解決方案—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“東北記憶”

時間:2019-09-20 09:46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華南資訊網 點擊:
新華社沈陽9月18日電 九位沖鋒戰士冒着炮火奮勇向前——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展廳這幅主題為“決戰決勝”的大型浮

  新華社沈陽9月18日電

  九位沖鋒戰士冒着炮火奮勇向前——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展廳這幅主題為“決戰決勝”的大型浮雕,讓人仿佛置身71年前在東北大地上燃起的紅色硝煙。這場改變中國革命時局的關鍵之戰,展現了黨中央戰略布局的運籌帷幄和革命戰士浴血奮戰的巨大偉力,更傳達出民心所向和曆史必然。

  重溫那一幕幕曆史畫卷,不難發現,東北這片廣袤的土地,不僅見證了新中國成立的第一縷曙光,也記錄着新中國建設特别是工業化發展的峥嵘歲月。

  “跟我上”與“給我上”的較量——這裡,見證着中國共産黨人沖鋒在前的紅色傳奇

  

  2017年4月3日拍攝的在遼甯省葫蘆島市塔山革命烈士陵園舉行的“祭奠塔山英烈、緬懷革命前輩”紀念活動。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

  墓碑默立,蒼松偎依。遼甯葫蘆島塔山阻擊戰革命紀念館外金風送爽。然而在71年前,這裡曾連續六個晝夜硝煙彌漫。

  “敵人各種口徑的炮彈和飛機投下的炸彈、凝固汽油彈、火焰彈,像雨點般地落在白台山七号陣地上,兩步一彈三步一坑,陣地幾乎被炸翻了。”參加過遼沈戰役塔山阻擊戰的老戰士仇福林回憶說。

  2018年4月11日,觀衆在遼甯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參觀。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

  1948年10月10日,為支援攻打錦州,東北野戰軍在距離錦州30公裡的塔山阻擊國民黨“東進兵團”,以8個師的兵力對抗敵人11個師。在這場直接影響遼沈戰役結局的戰鬥中,我軍擊退“東進兵團”數十次猛烈進攻,為攻克錦州赢得寶貴時間。

  塔山既無塔也無山,東北野戰軍隻能就地挖壕溝禦敵。四縱12師副營長鮑仁川帶領戰士構築工事,聽到對面國民黨督戰隊喝令“給我上”,看到敵人在炮火掩護下蜂擁而至,他不顧通訊員的阻攔拔槍率先沖了出去。

  整個戰役,東北野戰軍各級指揮員均靠前指揮。第九縱隊總攻錦州時,當兩個營進入突破口,師長随即跟進指揮,兩個團進入突破口,縱隊首長跟進指揮。在攻打義縣的戰鬥中,東北人民解放軍炮兵司令員朱瑞親自到突破口考察,不幸觸雷犧牲。

  知政失者在草野。在東北人民全力支持下,僅用52天,東北野戰軍就徹底擊潰了擁有全套美式裝備的國民黨部隊。

  “人民軍隊指揮員‘跟我上’與國民黨軍督戰隊‘給我上’的較量,往往是戰場上決定勝負的關鍵。”渤海大學政治與曆史學院副教授劉寶軍說。

  在衆多史學家看來,包括遼沈戰役在内的解放戰争最終結局,其實早已注定。

  抗戰勝利後,中國面臨兩種命運抉擇。蔣介石妄想在中國建立自己的獨裁政權。而中國共産黨主張建立一個和平、民主、自由、平等的新中國。

  “得道多助、失道寡助。這才是我黨領導的革命戰争最終獲勝的根本原因。”遼甯省社科院副研究員孟月明說。

  東北民主聯軍(1947年更名為東北人民解放軍)自1945年在東北組建,屢屢以弱勝強不斷壯大,從最初的13萬人,到遼沈戰役開始前,擁有野戰部隊70萬人、地方部隊30多萬人。這與廣大群衆的支持密不可分。

  “父送子、妻送郎,兄弟争先上戰場。”91歲的哈爾濱市委黨史研究會副會長林楠回憶當年的動人場面:青年人戴着大紅花參軍,壯年人推着小車支援前線,婦女們聚到一塊納軍鞋,踴躍支前。

  “遼沈戰役特别是錦州之戰的勝利,為新中國成立迎來第一縷曙光。”從事相關研究30多年的遼沈戰役紀念館副館長郭榮輝說。

  遼沈戰役的結局震驚全球。路透社報道稱,“國民黨在滿洲的軍事挫敗,目前已使蔣介石政府比過去二十年存在期間的任何時候,都更接近崩潰的邊緣。”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在1948年11月6日給國務卿馬歇爾的報告中不得不承認,“我們非常不願意地得到這樣的結論‘國民黨現政府之早日崩潰是不可避免的了’。”

  此役勝利後,國民黨總兵力下降到290萬人,解放軍總兵力上升至300萬人。“中國的軍事形勢現已進入一個新的轉折點,即戰争雙方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,”遼沈戰役結束後的第5天,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評論《中國軍事形勢的重大變化》說,“這是中國革命成功和中國和平的實現已經迫近的标志。”

  “跟着共産黨有飯吃”——這裡,印證着黨為人民謀幸福的不變初心

)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