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主頁 > 娛樂 >

張譯:在退縮與天上人間拒絕中不斷前行

時間:2019-10-01 13:10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華南資訊網 點擊:
張譯:在退縮與拒絕中不斷前行---在張譯身上,可以找到“子欲養而親不待”的緊迫感,能夠感受到“世上無難事隻

  新華網北京9月26日電(記者張淳)一個從十年龍套生涯中走出來、曾經被指“性格内向沒有表演天賦”的演員張譯,先後憑借電影《親愛的》獲最佳金雞百花電影節男配角獎、憑借《雞毛飛上天》獲第23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主角獎。盡管如此,他依然無法擺脫内心的不自信,無法勇敢地去主動追尋角色,更多的時候,張譯是被動的,是等待被導演尋找到的一個演員。

  在張譯身上,可以找到“子欲養而親不待”的緊迫感,能夠感受到“世上無難事隻要肯登攀”的努力付出,同時還有當機會與角色降臨時下意識的退縮與猶豫。但好在這一路走來是幸運的,因為有很多人願意做他的導師,“他們告訴我你一定行,往前走吧别回頭。他們都在用一種我覺得近似于催眠的方法,在讓我相信我可以做到。”

  挑戰

??? 戰勝心結沖破舒适圈

  從《士兵突擊》中的史今開始,張譯逐漸被觀衆所熟知,到後來《親愛的》《追兇者也》《雞毛飛上天》《紅海行動》,張譯一次次地演繹着或正面或反面、或暖心或冷面的角色,而在這些不同人物背後,接演過程常常是以拒絕開始的。“任何一次接到一個新角色,我總會下意識去衡量,作為演員自身材料和角色之間的差距到底是什麼?如果差距很小的話,我覺得我就幹,差距大了,就有點不太敢。”

  張譯對自己的要求是不能扯團隊後腿,不能因為自己讓整體丢分,“别最後讓人覺得大家都演挺好,就張譯演得不好,影響了整個電影的品質。”

  不夠自信的張譯,雖然“每一次都犯這毛病,每次都跟導演說,我好像幹不了這事,您選錯人了。”但經過一番勸說和鼓勵後,他卻又總能出色地完成每部作品,“我就像一個自閉兒童一樣,被導演們不停打開我的一扇一扇窗戶,然後我發現原來我這個不光是一個塔樓的房間,我還是一個南北通透的。再後來發現我是三面有玻璃的,最後我發現我一圈都可以有玻璃。”

  在張譯最新的作品《攀登者》中,過程亦是如此,“尤其是一看這是60年登山的三個英雄之一,而這三個人打破了人類有史以來的紀錄。你就不太清楚這個人自己能不能夠得着了,所以一開始是想謝絕了這件事。”

  當然最後就如同影片中的“曲松林”一樣,張譯再次克服了自己,“後來他(曲松林)挺立起來,戰勝了自己這個心結。雖然他不是最後再次成功登頂的一個,但同樣是一個英雄的存在。”

  攀登

??? 向往珠峰在大本營留牽挂

  在拍攝《攀登者》之前,張譯不僅對登山一無所知,甚至還有些抵觸,他想不明白的是登山的意義何在。但影片拍攝完成之後,張譯完全改變了想法。“過去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登山,就是為了爬上去了就站得高點嗎?而且我抵觸登山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以前我當兵,每周六周日終于可以不出操不跑步了,但是我們必須要登山,”張譯笑言“特别痛苦,累得都快吐血的感覺,終于登上去,也不知道圖什麼。”

  在接觸了《攀登者》之後,張譯對登山便有了全新的認識,“不僅僅說裝備的使用、登山的技巧、呼吸的節奏、氧氣的運用、結組的重要性、繩套怎麼打……不僅僅是這些,就比方說之前我是不自信的,不太敢接這個角色,然而最後你演了,我覺得這對于我個人來講就是成功。”

  盡管當兵的時候爬山爬到懷疑人生,但現在張譯卻對珠穆朗瑪峰動了心思,“因為我沒有高反,現在還真對珠穆朗瑪有點向往,也有點信心了,開始心裡有點癢癢。”

  對挑戰高峰有了底氣,不僅來源于掌握了登山的相關知識,更因為有着來自珠峰大本營的一份牽挂。“我和吳京把逝去的兩位老前輩的瑪尼堆,建在了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上。沒有這些登山先驅,也沒有我們攀登者這個電影,也沒有我曲松林這個角色。所以我是特别希望能夠還有這樣的機會,再去5200,再去看看。”

  緊迫

??? 最怕“子欲養而親不待”

  成長路上,張譯一路坎坷,揮之不去的不安定感讓他更加努力地面對工作面對生活。對于張譯而言,時不我待的感覺始終萦繞心間。“不是說因為演員這份工作,而是從小我就希望能讓自己的父母過上舒适的生活。因為父母為自己的孩子都是做了太多,所以總是希望他們能夠幸福一些。但是他們生我生得太晚,所以我從小就有這種緊迫感。”

)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内容